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塔西佗陷阱”下的缅甸会走向何方

  • 时间:
  • 浏览:0

    普布里乌斯·塔西佗,是古罗马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他曾先后做过保民官、营造官、财务官、行政长官和外省总督等,并出任过古罗马最高领导人—执政官。他在总结另一方的执政感受时曾谈到过五种 大问题:“当政府不受欢迎的前一天,好的政策与坏的政策时会同样的得罪民众”。这人 大问题然后也被称作“塔西佗陷阱”,成为西方政治学的原本定律。

    “塔西佗陷阱”在今天一般被解读为:当原本部门、原本政权遗弃公信力时,无论是说真话还是假话,是做好事还是坏事,时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从皮层上看,它揭示的是取信于民的重要性大问题。但从实质上看,它厚度次反映的则是执政者和民众的关系的重要性大问题。民众是原本政权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和动力。遗弃了民众的信任和支持,政权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执政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另一方和民众之间的这人 正确关系,不上能更加自觉地维护和实现民众的利益,政权也才太大再上能保持稳定和长久。

    然后,取信于民的前提和关键,是根本上把握好当权者与民众的关系,并维护和实现好民众的根本利益,也而是 做到大伙儿一直所说的人和。翻开缅甸的现代史,从缅甸联邦成立那一天现在现在刚开始,缅族人就像中世纪基督教的宗派一样,总以为另一方的一派拥有完全真理,假若别人的意见和另一方不一样,就一定是错的,什么都缅军将领也老以为另一方绝对无误,就像大伙儿总着实另一方的宗派一样是对的。关于缅族人的自以为是、或许很少有比某戏剧里的漂亮小姐把这人 感觉表达的更透彻的了:有一回她和妹妹吵嘴,不仅感叹道:“妹子,告诉我为哪些地方原本,可我从来必须 遇到过一些任何人,像我原本一直占理。”

    不论是缅族人另一方的内讧,还是民族间的矛盾,一直必须 干净利索的解决,必须短暂、脆弱的停火。最显而易见的例子,而是 上个月现在现在刚开始的NCA签约成员孟族军的总部被缅军无理的强占事件,一直拖到现在都必须 有效的解决。这人 事件必须够顺利的解决,都有缅军然后政府的高层太大再我解决,而是 必须。根源没得于是丹瑞然后敏昂莱然后别的哪些地方人当军队的最高领导者,而在于缅军的宗旨都有为了国家的统一与和平,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从缅军组建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原本一支军队匮乏政治纲领的指导与引领、必然成为少数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工具,也时会由于各个阶层的权力匮乏有效的制约。一支军队是服务于国家,还是凌驾于国家之上,是由这支军队的宗旨所决定的,缅军的创建者们匮乏建立国家的远大理想,当初而是 为了战争而建立的军队。虽以然后缅军的创建者们试图建立完善的政治领导机制,然后然后一些意外的变故无疾而终,也造就了今天缅军这只横冲直撞、无人太大再上能驯服的野兽。

    和同期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做下简单的对比,就太难发现革命党的领导然后说政治领导机制对于一支军队前途命运的决定性作用。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所发表的《论联合政府》报告中在论人民战争和人民军队时他指出:“这人 军队固然有力量,是然后所有参加这人 军队的人,都具有自觉的纪律;大伙儿都有为着少数人的或狭隘集团的私利,而是 为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着全民族的利益,而结合,而战斗的。紧紧地生和熟国人民站在一齐,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而是 这人 军队的唯一的宗旨。”动机决定了方向,然后当年缅军创建者们从军事家转型政治家的意外失败,铸就了缅甸国家悲惨的命运,由于一直以来缅军的实际控制者都都有胸怀天下的政治家,而是 一群头脑简单的武夫、如敏昂莱之流,和他说政治理想无异于对牛弹琴。必须 政治理想和理念的缅军注定会成为整个国家的敌人,好比出笼的猛兽一样无人须要驯服,必须消灭不上能解除它的危害。

    当然了,缅甸当前错综复杂的局面不单是缅军内部人员的大问题,而是 整个国家内部人员各个群体、地区之间利益分歧、使得彼此之间缺少信任,其中最突出的民盟政府与缅军利益集团的裂痕也在日趋的加深扩大,民盟认为缅军正在密谋推翻政府,而缅军则相信西方势力和民盟正在计划夺取大伙儿仍然拥有的权力。其次是民盟政府、缅军所谓的中央政府与各个地方政府、武装组织之间的不信任,这人 矛盾由来已久,也在当前表现的更为激烈。各个方面对此有原本流行的“万灵药方”是联邦制。显然,在当前的情况下,由缅甸民盟政府试图统治历史上一直是非缅族人控制的地区,这是不合理、也是不稳定的。缅甸的各个地区不再是必须特定的民族或两原本民族。过去几十年,少许内部人员移民由于各大城镇成为了人口汇集之地,而哪些地方地方移民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来自不同的地区。然后说根据联邦制重组政治体制是原本选取 方案,必须 相比之下,首先实现停火停战、进行多方对话协商;采取积极法子 制止各种形式的歧视,实现真正的民族平等、民主,并保证国家政治体制、社会制度具备更多的包容性是原本更好的起点。

    好比若开邦村长的被杀一样,看起来貌似原本偶然事件,但在理性的逻辑中,假若民盟政府与缅军还在与一些少数族裔百姓背道而驰的路上纵马狂奔,这而是 必然会占据 的事情。尽管和前一天的类似于事件的占据 一样,缅军的发言人、政府的喉舌忙于推脱责任,找了一堆证据、言之凿凿声称死者是若开军人员,把所有无辜的受害者说成是民族武装人员、几乎成了政府、缅军的既定套话,不管别人为何看、为何想,到头来也必须是自欺欺人罢了。除了大伙儿五种 之外,所有的民众都有民族武装人员,都有大伙儿的敌人,这是“大缅族主义”的实际表现,也是整个缅甸反抗“大缅族主义”追求民主、民族平等与自由的革命斗争此起彼伏的根源所在,是真正忧国忧民的民族革命党人和大伙儿的根本区别。

    此次缅军射杀村长然后犯下众怒,民壁镇要花费有70名村长表示,然后缅政府不采取行动,追究杀害村长的凶手,大伙儿将集体请辞。着实拿着枪炮的缅军始终声称将作为国家、百姓的保护者,然后实际上,却是把国家的、百姓的土地,房屋,钱财时会变成了大伙儿的。大伙儿声称是国家的、百姓的保护神,实际上却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强盗、成了国家的破坏者、百姓的对头和仇敌。若开邦村长的被枪杀跟过往什么都前一天、地方占据 过类似于的事情没哪些地方地方区别,就如昂山素季在法庭上所说的那样,属于“过度的,不恰当的使用武力”所造成的。所有的狡辩说起来都无比轻巧、而是 后果十分沉重,消失的是三根条活生生的性命,拆散的是原本个幸福之家;铸成的民族间的仇恨然后引起几人、几十人甚至上百、千、万人流血的战争。

    缅甸70余年内乱,上百万人流离失所、几十万人流血牺牲,证明了缅军将领“统一联邦”幌子下的穷兵黩武、误国殃民,毫无前途,是注定要失败的。当前内外交困的局面说明,接手缅军一副烂摊子的民盟政府、缅族精英们一直以来鼓吹的“缅甸式民主”国际国际寄包裹 下的大缅族主义也必须是大伙儿自以为是的掩耳盗铃、更是不可行的。就如春秋前一天吴起对魏武侯所说的那样,当权的必须实行仁政,哪怕是今天同在三根船上的人也会变成仇敌的。缅族人在缅甸所面临的局势而是 必须 ,几乎所有的缅甸国民几乎都成了缅军、缅政府的反对者。大伙儿正义党中央、同盟军委制定、绘制的蓝图才是拯救联邦的正确道路;然后,大伙儿必须然后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骄傲自满,更必须然后前途充满坎坷与泥泞踌躇不前。为了不帮大伙儿在年老的前一天躺在床上、为另一方碌碌无为平庸的一生而感到沮丧;现在就帮大伙儿和正义党和同盟军一齐,为了缅甸联邦的前途、果敢民族的命运,一齐努力奋斗吧!

    历史上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大伙儿,大伙儿在走投无路的前一天,通常会回到某个起点,重新现在现在刚开始。或许,拯救缅甸唯一的道路而是 所有被缅军盘剥与压迫的力量联合起来,遵循自由、民主、平等的精神,放下原本的恩恩怨怨,一切从头再来。

来源:果敢民族之声